岁时记

🚌

不被看到的角落

Me too. 有时早晚照镜子的时候,嘴里不知不觉会嘟囔几句。回过神以一个第三人角度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(为什么是第三人,也许是把镜子里的那位也算在内),...

饿

忍不住想告诉你 等待的不安和无力 ...

步履不停

「人都死了。」 「死了不代表不存在。」...

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大腹便便

「都谁?还有几个,我看了半天都没认出来」 微信上娴娴发来一张合影,我一眼扫过那一排五个高矮胖瘦的男人,中间被搭肩的矮个子,胸前别着一朵红花,看...

病人

因为参与制作一个社交软件,早上在使用竟品时,翻看到一个关于带领精神病患者一起做面包、卖面包的短视频,他们的面包店叫做「疯狂面包」。 镜头里出现...

尾迹云

Music: Homeless, Luke Howard 六月的杭州,六点的时候天空几乎还是湛蓝的。一条长长的尾迹云从天边划到头顶,远处的尾巴被风吹出优美的曲线。西边的天泛出浅浅粉红,桥上不...

Keep me silent

麦克风失灵,是上周末在家拆装手机的结果。意识到这个问题时,电话那头的外卖小哥正在不断和我讲话。不断和我讲话,我才怀疑是麦克风故障。 取回外卖,...

猫咪

和喵喵相处两个月,早晨从厨房走出来竟也把它吓到了。从它每天见到我就躺下撒娇的样子来看,我们之间的确存在着一种绑定。但我总不确定这个家伙一天到...

7

有一天,我坐在窗前,只当一个观察者,在人来人往的几秒中,想象你的一生。...

2018.2.26

多云,清晨七点,昏昧不明。 昨晚躺下,辗转到凌晨两点左右才意识模糊。再次清醒已凌晨三点,直至六点五十起身,期间不断睡去、醒来、睡去、醒来……也...